你是游客! 注册 | 登录 | 资料修改 | 用户必读 | 搜索 | 管理
奖罚日志 | 排行榜 | 精华区 | 废弃区
 Operation Zero 〖版主: R·Dorothy(FRIDAY) | 仿佛桃源故人至,原来一朝南柯梦。(noin) 〗
HP:100 | 气力:114 页码:  1
作者 主题:谁说我是在蠕动的。。。。逃(全)
离线 弥尔宁宁
(mierningning)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佐
帖 数:1126
EXP:15098
 
发表时间:2005/7/28 2:28:02



1 结局

很多很多年后的Hilde已经是个老太婆了。跟所有流浪在街头的老婆婆们一样,她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她的皮肤满是皱纹目光浑浊头发灰白。

当她再一次走在这座城市的土地上的时候已经没有一个认得出她来的人了。不过也罢,人总是要老的。

这座城市早就从那场内战中复苏了过来。新城区林立的摩天大厦在有些灰暗的天空下骄傲地闪烁着各式的色彩,扫射在夜空上的探照灯映出了比战前的当年更加绚丽的光泽。这是一座在迅速地崛起的新兴城市,正在急速地超越它战前的繁华,朝气蓬勃地向着充满了希望的明天昂首阔步地进发。

然而同样度过了战火的Hilde却没有能如这座城市一般复苏过来,她毕竟还是不可避免地成了个正在迅速地老去的老太婆。明天在触手可及的的地方,她的时代已经被战火夷为平地,没有留下多少痕迹。

自从当年的别离之后,她再也没有Duo的任何消息。

他也许回到了他们的故乡,她渺茫地这样想。于是她动身开始向那个一直试图淡忘远离的家乡缓慢地进发。仿佛命运的嘲弄一般,最后她终于还是没有能逃离她的故乡。

再次经过这座已经成为毫不相干得城市完全是一个偶然,所以,Hilde没有进入那个陌生的新城区,不过是走在老城区的残骸上驻足了片刻来远远地眺望了一下那个不属于她的新时代。

所谓老城区其实早已经是一片荒芜的地方。残砖剩瓦废弃的工厂坍塌的防空洞以及蔓草丛生的无名坟场。这是那段短暂而混乱的岁月留下来的纪念,埋葬着连同那段岁月一起的没有留下名字的人们。这里游荡着无家可归的孩子们以及更多像Hilde一样的老太婆。这些孩子的语言语法混乱不清带着浓重的各式的乡音,这些老婆婆行动迟缓,呢呢呐呐的口中已经说不出一句顺畅的话语。然而他们有着自己沟通共处的方式,虽然那不过是漫天投掷的石块或是含糊不清愤怒的叱骂而已。

这里已经被时代迅速地遗忘了,而这里也在迅速地遗忘着这个时代。不过它们必然还是要连接在一起的,Hilde想,就如她的家乡和这座城市,就如她和她的家乡,就如她和他,Duo•Maxwell。

此时已是深秋的夜了,Hilde走得有些疲倦,于是她席地而坐。吹刮着的风卷着粗糙的沙砾和尘土在周围徘徊着有些伤眼而呛人,皮肤被风中的沙土刮着隐隐生痛,然而这样并不确切的痛楚却是带来了许久没有的无比真实的存在感,于是她坐直了身子,慎重地整了整其实无需整理的衣角。

她认真地坐在那片刻,突然有些迷糊了起来。自己当年究竟是为了什么要逃式地离开那个遥远的家乡,如今又是为了什么要如此艰苦地想回到家乡去呢。自己曾经究竟是为了什么会在这座毫无关系的城市停下脚步又匆匆离去,如今又是为了什么要重新踏上这片不属于自己的土地呢。对了,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Duo•Maxwell,因为他以及他们共同的家乡。

想到这里,Hilde突然笑了起来,止不住地大笑仿佛想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她的笑声有些嘶哑,在风中时有时无断断续续,和着风从这瓦砾缝中掠过而带来的低鸣竟有些凄厉。笑着笑着,她开始喘了起来。她知道,像无数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常犯的毛病一般,她有点笑得太厉害了。她屈下身子去,不住地轻抚着自己的胸口,最后干脆顺势侧身躺倒在地上。

慢慢地,慢慢地,她不再喘得那么厉害了,然而她仍是保持的那个姿势静静地躺在那。

夜很寒,她不由地蜷起了身。

她如小时候那般仰头看着天,头顶上的夜空灰蒙蒙的,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她努力地睁着那有些浑浊的眼睛,想在空荡荡的天空上寻找一个凝视的目标。然而很快,深深的疲倦还是占了上风,她那疲沓的眼皮渐渐地垂了下来。

也许自己注定再也回不到那个同样属于他的故乡勒,也许自己必然像许多电视剧的悲惨结局一样今晚就会倒在这里一睡不醒,她那已经有些模糊的意识中突然闪过了这样的思想。左手无意地抚摸着右手无名指上那个没有光泽的铁环,她的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无由的愤怒。“这算什么呢,Duo•Maxwell——”她用她那含糊的口齿在入梦前最后呐呐着,“这样的结局算什么呢。”

于2004-12-8
修改于 2005-1-9凌晨
2005-7-26
2005-7-27


*****************************************************************


2 开端

很多很多年以前,Hilde还是一个小姑娘。她是一个由村子带大的小孩。像村里的所有小姑娘一样,她长得灵巧活泼,古铜色的皮肤,结实的小腿,一把马尾辫在身后愉快地晃动着,在山涧中奔跑起来如小鹿一般轻盈。

Hilde出生的地方是一个封闭的小山村,四面的青山团团地围住了它,只有一条狭窄颠簸的小土路在山的缝隙间蜿蜒伸展,孤单寂寥地通向外面那个传说中的世界。唯一例外的日子便是星期天。每个星期天的清晨,天蒙蒙亮太阳还没有从山后探出脸来的时候,会有一辆运干草的货车打破了这样的寂寥,悄悄地离开村子,驶向那遥远的外界。

说到星期天的货车自然要说到星期天运干草的叔叔。星期天运干草的叔叔就叫星期天运干草的叔叔,起码村子里的孩子们都这么叫他,所以Hilde也这么叫他。就像常见的大叔一样,星期天运干草的叔叔还是独身一人的,胡子拉碴体格健壮性格沉默。因为他是村里唯一一个常常出去外面世界的人,所以在孩子们眼中他总是最神秘而值得敬佩的人物。还在家乡的时候Hilde每个星期天都会早早地起身去看星期天运干草的大叔启程。她像年幼的小女孩总爱做的那样托着下巴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星期天运干草的叔叔沉默地装上干草,然后乖巧地爬上副驾驶座对这大叔微笑。于是大叔沉默地发动了轰轰地响着的大卡车,载着Hilde到了村口。一路上太阳还没有起来,山色蒙蒙地,雾气也蒙蒙地,Hilde兴致高的时候会说起自己一周的事情来,有时则只是迷迷糊糊地趴在窗口不吭声。至于在一旁的星期天运干草的叔叔从来都是沉默不语的,他总只是握着方向盘专注地看着前面的道路。车到了村口便会停下来,Hilde便乖乖地走下车,乖乖地对大叔挥挥手,然后看着它消失在遥远的盘旋的道路上,然后再看着太阳慢慢地升起,仿佛一种默契般。Hilde一直没有同大叔真正交谈过,直到最后的分离都没有,不过那已是很后来的事情了。

除了Hilde,还会有一个人也总会目送着星期天的货车离开视线的尽头,然后注视的太阳缓缓地升起,那就是村口的老婆婆。同星期天运干草的叔叔一样,村里的孩子都知道她。她是一个疯癫而神秘的魔法师,他们是这么认为的。疯婆婆跟常见的疯婆婆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没有家人,一个人住在村子最偏远角落最破败的小屋里,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没有人知道她的年龄,也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是怎么疯了的。疯婆婆是一个很守时的人,每天她都会准时地坐在村口等待太阳露出地一线光辉,然后一直等到太阳的最后一线光辉被远山吞没才缓缓离开。疯婆婆其实并不可怕,起码Hilde是这么认为的,她不过每天坐在村口守候着太阳的升落而已。在Hilde出于好奇跟踪她的那几个月里,她既没有在夜半偷偷去见传说中的巫师,也没有偷走邻居家的鸡放在大大的锅里面汩汩地煮着发出阴冷的笑声,平时她从来没有到什么人那秘密拜访,倒是有一回邻居家吝啬的阿姨气势汹汹地冲进她家非要将掉入她院子中的烂桃子一个不剩地捡回去。无论什么时候,疯婆婆总是笑眯眯地看着人,颠颠簸簸地慢慢地走路,偶尔对着骂她的人点点头,也从来没有听说有人因此莫名地死去。星期天的早上用目光护送完太阳升起的Hilde经常会坐在疯婆婆身边说说话,不过疯婆婆从来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她,无论她说什么,都是笑眯眯地笑眯眯的。不知为什么,日子久了,Hilde倒是对疯婆婆无话不说,虽然说那是自言自语也不为过。

如果说村子里有Hilde特别喜欢的人,如星期天运干草的沉默叔叔和总是坐在村口笑眯眯的老婆婆,那么那些凶神恶煞的强盗哥哥们就是Hilde最不喜欢的人了。强盗哥哥们是村子里的一群男孩子,他们大多都到外面的世界闯荡过比Hilde年长上许多,其中有一些已经成年了。他们时常成群结队在山里堵截像Hilde这样的小女孩,凶神恶煞地抢她的仅有的一点食物。Hilde是个很灵巧的小姑娘,她如同山的精灵一般常常能在迷乱地树丛中把他们甩掉。不过也有失败的时候,她被他们抓住了,于是他们不仅抢她的食物有时还会打她。Hilde偷偷地哭过,却一直把这一切当作秘密没有告诉过其他人。如果不是后来她无意中向Duo提起了讨厌的强盗哥哥的话,也许这会永远成为一个秘密也说不定。

最后,总是要说到Duo的,那个改变了Hilde的一生,成为了她的习惯,又丢下她跑到了更远地方去的小男孩。Duo总是像个异想天开的小男孩的,新奇着这个世界上他所不熟悉的所有的事情。跟Hilde一样,他也是个由村子带大的小孩,灵巧精干的身躯,俊朗的面容,有点邪气的坏坏的笑容。Duo像一头小小的豹子,在山林间穿梭的速度即使是村子里的大人也很难追上,打起架来身手敏捷而且聪明无比在村里的孩子中算得上无敌的。不过Duo是一个很少打架的孩子。他总是笑容满面地高高兴兴充满创意地过着自己的人生。他会笑着拉着Hilde的手攀爬陡峭的山崖,满脸是泥地钻进野猪留下的拱洞。对于Hilde而言,他如同阳光一样自然地存在着。Duo很喜欢跟村里最有知识的怪伯伯在一起,他们常常讨论一些Hilde听不明白的话题。每到这个时候Hilde就无聊地看着Duo,看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上带着一层略略兴奋的光环。Duo也很喜欢疯婆婆,不过跟Hilde不同,他从来不跟疯婆婆说话。他偶尔也会静静地坐在村口疯婆婆身边一天不说话,那时的他的目光中有这一丝Hilde读不明白的感情。不过这样的Duo是很少很少的,更多的时候,他是那个永远精力充沛,带着满不在乎的笑容充满了无法填满得好奇心拉着Hilde穿梭在山林间的孩子。

在Hilde遥远的记忆中,留下给作为开始的村子的地方并不多,不过那些记忆不知为什么总是阳光明媚地。作为开始,那是个不错地方,Hilde那时是这样想的。

于2005-1-23/2005-2-15凌晨
修改于 2005-7-28凌晨


[被 弥尔宁宁(mierningning) 于2005-7-28 2:41:00修改]


离线
弥尔宁宁
(mierningning)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佐
帖 数:1126
EXP:15098
 
发表时间:2005/7/28 2:33:39

3 另一个结局

几年以后的Hilde依旧孤身一人。她离开那个莫名其妙地被战火卷入的繁华城市已经好多年了。

如今的她正的生活在一个安静的海滨小岛上。这座小岛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整个岛屿被蔚蓝的温和的内海包围着,和风习习,湿润富饶,终年如春。岛上的空气清新而醇美,气候宜人而舒畅,石板的街道宽敞干净,居民们的生说温和悠闲。茂密的绿树几乎覆盖岛上所有未被利用的裸露土地,零星的各式小洋楼则若隐若现地点缀在其中。这里没有高楼,没有疯狂的夜生活,没有经济效益,也没有残酷的竞争,与外界的联系也不过是定期靠岸的运输货物的船只而已。它以一种几乎与时代隔绝的姿态自得其乐地存在在那里,并因着它的这种与世无争,远离着战火和死亡这些难以让人与之联系起来的词语。

谁都不会否认,这是一个美丽悠闲的地方,没有勃勃向上的斗志,却是一个老人们养老的天堂。

Hilde就是在这里安下了家,在她刚过完30岁的生日的时候。作为岛上最老牌的面包店的活计,Hilde的生活并不富裕却也不至于艰辛。每天一早上起来,沿着石板的小路翻过一个小山坡走上10分钟到工作的地方,一路上鸟儿刚刚开始鸣叫还有些混沌的困倦,初升的太阳很温和地躺在遥远的海面上打着哈欠。若是开花的季节,空气中会酝酿着各种温柔的芬芳,于是Hilde有时会多停留片刻,在小山坡的顶上注视着目所能及的平静而蔚蓝的海水。到了工作的地点,同工的一位阿婆和面包师傅大多已经到了,于是开门,微笑,问候,开始新的一天。

早上的时光一般算不得忙碌,虽然也不至于百无聊赖地趴在那数店门口那棵白玉兰新长的叶子的数目。

中午的时光则大多很是清闲,于是Hilde常常会借机出去走走。午日慵懒的街道上大多没有什么行人,而机动车在这座岛屿上是禁止的,只是偶尔会碰到骑着车满头大汗与45度的斜坡斗争的小孩。虽然烈日当头,婆娑的树影和温和的海风还是把整个小岛送入一种有些暧昧的昏睡中,偶尔睁开惺忪的眼睛,意味不明地微笑。

傍晚的时光是一天最忙碌的时候,走出店门一般已是天色微暗。如果没有急事Hilde多半会沿着海滩绕过半个岛再回到自己租赁的小屋,这条路程虽然要花早上出门的那条路线3倍的时间来走完,不过她很是自得安宁。在海边走着的时候,目光沿着水平的海面扩展开去,有时回忆一天有趣的见闻,有时则干脆什么都不想,敞开空荡荡的脑袋让海风习习地穿过。

晚饭后,Hilde多半会和着岛上的习惯出门走走。海滩边三三两两聚集着饭后闲聊的人们,而作为岛上难得的年轻漂亮女性,Hilde一向都很受人们的欢迎。

总的来说,Hilde过着悠然自得的生活,虽然独身也鲜有适龄的追求者却不乏关心她的人。阳光明媚的,与世无争的,宛如幼年时代的家乡。

不过这毕竟是不同的。Hilde知道,自己印象中那无限美好的幼年时代的家乡正是这次莫名其妙的战火燃烧起来的源头。对于家乡的记忆已经越来越稀少而模糊了,然而某种不真实的感情仿佛一个并不相关的遥远话题却时时袭击着Hilde的心头。弱肉强食民风粗野,人们这么评价它,Hilde则不置可否,相比之下,如今自己的生活要优雅清闲得许多,修女般的生活,如果Duo在的话一定会这么说。

又是Duo•Maxwell,Hilde常常会这样对自己叹气。对于Hilde来说家乡是可以逃离的,过去也是可以逃离的,唯独他就像空气一般,以为自己已经远远地离开了的时候却从来没有能真正逃出过他的世界。是的,她一直试图在逃走,摆脱任何与Duo有关的东西。她在逃离那座与Duo分离的城市的时候丢掉了所有能证明他存在过的东西。然而当她终于安定下来开始整理自己少得可怜的私有物品的时候却赫然见到那个早就磨得没有光泽的铁环以一种无所谓的坦然安静地躺在行李的角落中。她以为他丢掉了关于他的一切,没想到却留下了那最重要的证据,铁证如山。

如果Duo在的话会怎么说,这样的思考已经成为Hilde的某种极不情愿本能。几年的分离已经使她心中的Duo的形象模糊不清起来,但是要忘记他的存在却是如此地艰难。Hilde几次试图丢掉他的铁环,可以海水又把它还给了她。她逃离了战火纷飞的分离的城市,逃离曾经有过他的影子的任何一个地方,但到头来发觉自己还是生活在他的空气下。逃不走的,Duo在的话一定会这样评论。

她将铁环锁在抽屉的最底层,若无其事地继续着她修女般的生活。远处的战争还是继续,遥远地仿佛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关于他的讯息一点也没有。最终他没有成为英雄,没有成为传说,甚至没有成为军方死亡名单上的一个名字。他就这样凭空地消失了,在她的人生中。然而Duo•Maxwell已经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她生活的一个最自然的部分,他是无处不在的。

温和的海风和有些闲散的生活,一切这样结束了,她跟自己说,相对于那个轰轰烈烈的开始,虎头蛇尾,莫名其妙。

于 2005-7-26
修改于 2005-7-28凌晨


******************************************************************


4 另一个开端

几年前的Hilde第一次见到了海。

逃离村子的日子出乎意料地愉快。某个星期天的清晨,她趴上星期天运干草叔叔货车的后架,然后怀着如逃亡般地心情向海边进发。那个似乎永不可离开的村子竟这么轻易地被她甩在了身后。她的身边仰面躺着他,Duo•Maxwell,带着她开始逃亡的那个人。

所谓逃亡的缘起Hilde并不知道。Duo与强盗哥哥们爆发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莫名其妙的剧烈争吵之后,村里那个最有知识的怪伯伯突然消失了。有人说他被森林之魔引诱而迷途于山中,也有人说这是只是压抑已久的偏执信念和仇恨爆发的开始而已。然后,有一天Duo突然对她说“Hilde,我们去海边吧”。她兴奋不已,欣然首肯。对于想到什么就做的Duo来说,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剩下的只是执行。

Duo找到了星期天运干草的叔叔不知对他说了些什么,出乎意料,他默许了他们的逃亡计划。于是,一切只差行动。

在脱逃的日子里天是可以看见的清澈的蓝,明朗而清爽,仿佛正在它下面的世界也是如此明朗而清爽一般。Duo安然地躺在干草堆上看着天,愉快地哼着歌。星期天运干草的叔叔一路上沉默,仿佛从未发觉到两个偷渡者的存在。货车就这样逐渐地远离他们从出生以来从来没有离开过的地方,留在身后的只剩下了坐在村口的婆婆在和蔼地微笑和暴怒如雷的强盗哥哥们在愤怒地吼叫,什么都是新鲜的,什么都是未知的。然而他说,“没事的”。于是,天空就是明朗的蔚蓝,干干净净的,暖暖的。

他们计划充足的出逃几乎没有带什么随身的物品,身边所有的财产总共不过是一个裹了几件破布和一点干粮的小包。到了预定的目的地,星期天的干草叔叔沉默地拍拍两人的肩,他粗糙的手大而温暖。然后他就平静而沉默转身离开,带着他的货车,离开了他们的视野,也永远地离开了Hilde的生活。

然而新奇没有太多时间让Hilde去感伤和思考。半天的行走之后他们真得来到了海边。大海这两个字已经足够超越了Hilde的想象所及的范围,她从未想过它真得有一天能这么真实地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海面是一望无际的平坦和彻底的蔚蓝色,不同于Hilde所熟悉的层层峦峦叠叠障障的山峰,海平面是干干净净纯纯粹粹的视野,不同于潺潺流水和隐秘着各种动物气味的山林,海边的空气是咸咸的,湿湿的,暖暖的。在这里,目光似乎不会被任何地东西阻隔,于是放眼望去无际的水面一直连接到那已经同它融为一体的天空。

他们都走得有些疲倦,于是坐在了海边。太阳开始慢慢地滑下去,绚烂的残辉在轻漾的海面上苏苏流动。他们彼此沉默不语,不知是因为突然成为真实的海的震撼还是因为一路过于的疲倦。Hilde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世界实在太大了,远大过她所能认识的范畴,而她也再一次坚定地相信,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孩是无所不能。

“我们来许愿吧”在太阳的最后一个角潜进了温柔荡漾的水中的时候,她突然说。“怎么许愿?”他应承着问了一句。“嗯,比方说对着瓶子口说出自己的愿望,然后用沙土封起来怎么样?”她思索了片刻提议到。“嗯,然后呢?盯着它看十分钟?”他的兴趣显然上来了。“不好,然后还是要把它埋起来,埋得越深越好。”她煞有介事地说。于是他们开始行动了。他们寻找空瓶子,然后开始挖坑。她挖了一个很深很深的坑,他也帮着她挖,他们一同挖着,挖得足够把两个人都埋掉才停止。

“许愿吧”他说。“不让你听”她嘟哝着嘴,于是他转过身去踢沙滩上零落的贝壳。她说了,然后开始很认真地封瓶子,生怕封得不足够严实而让那话溜走一般。然后她开始埋它的愿望,希望能埋得很深很沉。然而本来在一旁的他突然走了过来,抢过她的瓶子,用尽全力将它扔进海中。“一定在海里更合适”他说。于是,她远远地看着那曾经属于她的晶莹的小光点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沉沉浮浮,是的,它在海中更合适,它是自由的,可以到任何可能的地方去。

他们两人就这样目送着它开始它冒险的旅程,突然开怀大笑。

他们的面前那足以埋掉两个人的巨大的坑里空荡荡的,遥远的家乡还有微笑的疯婆婆和凶恶的强盗,而他们就这样完全没有理由地坐在海边哈哈大笑。

于2005-7-26
修改于 2005-7-28凌晨



离线
弥尔宁宁
(mierningning)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佐
帖 数:1126
EXP:15098
 
发表时间:2005/7/28 2:40:17

5 第三个结局

此刻的Hilde撑着伞站在雨中,脑子里一片空白。

在这座城市的生活已经持续了近十年,同Duo一起,说不上惊心动魄,也说不上波澜不惊。然而今天,它突然夭折了,仿佛一口气没有提上来的婴儿,无声地闷死在小小的摇篮里。

内战的阴影虽然在这十年里一直在这个国家的上空盘旋,但它的一夜间瞬然的爆发却似从遥远的未来突然跳到了现在,犹如在本该平息的日子突然喷发的火山般汹涌。于是熔浆四溢。然而这对Hilde所生活的城市来说却依旧像个题外话。

这是座繁荣的大都市,人来人往,在空袭的阴影和逐渐逼近的燃烧的废墟中继续纸醉金迷。定期的空袭演练从开始的凄厉变为了日常的游戏,有人在其中寻找到刺激安慰甚至宛如战火中的爱情的浪漫。生活依旧波澜不惊的进行,街头的大屏幕依旧歌舞升平。

然而,Duo突然说要离开。他的离意是如此决然,决然地让Hilde绝望。他决定要回去,回到那第一个开始的地方,那个已经被重重的战火包围的他们遥远的故乡。“毕竟逃不掉的”他这样说。然而Hilde不明白,就如同她不明白当年的逃离一般。然而她习惯了离别,于是开始整理行李,准备开始再次迁徙。然而这次,Duo却断然地拒绝了她的同行。

Duo是一个人毅然地转身离开的,没有留下任何回绝与犹豫的空隙。

正当梅雨季节,硕大的雨点噼噼啪啪地打在伞面上,肆意地在世界的每个角落蔓延,家中的屋顶又开始丁丁当当地漏雨而下半个月的生活费已经被Hilde强行地塞到了Duo的手中。剩下的只有她和空荡荡的家,一贫如洗,一无所有。一切宛如当年Duo帮她一同挖下了能埋下两个人的深坑却最终突然决定将许愿瓶丢入了海中一般。那瓶子自由了,于是愿望一起成为了渺茫。

离开Duo的日子Hilde开始在想,如果一切从来没有开始过,如果他们不是出生在那个最终成为战火的发源地的村子,如果她没有碰见过他,如果他们没有最初的逃离,那么她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子。然而她想不出来。Duo是一直是她生活的一个部分,自然而然地融入在她生活的每一个画面中,俨然成为了一种习惯。她习惯了他愉快微笑,习惯了他不着边际的玩笑,习惯了他隐秘的沉默,习惯了他一切的思维方式。她突然明白自己跟着他一直在逃,即使这么多年在这城市里看似安稳的生活依旧是某种没有停止过得逃离,他们逃离着最初的什么错误。虽然她并不明白缘由却完全地信任着他,因为他总是微笑地说“没事的”,因为他总是无所不能,于是她总是一无反顾。然而她未曾想到有一天他会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突然说要选择面对,然后说这是我的责任,我们就此分离吧,请你一个人继续逃亡。然后他毅然地走了,留下她一个人不知所措。

当刺耳的防空警报再次逼真地响起来的时候,Hilde正撑着伞驻立在破旧的家门口发呆。然而这一次却不是习惯的演习。远处突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火光在大雨中兴奋地沸腾了起来。人群开始害怕,刻骨的害怕,虽然一直知道这一切总有一天要到来,可是总是不愿去认真地思考。于是当那一刻突然失去了习惯的生活,一无所有的茫然的害怕令让人群骚动了起来。漆黑的云霄上机械的低鸣震动着骨膜和心跳,失去了优雅的人们开始惊叫地奔跑起来。Hilde丢掉了手中的伞跟着蜂拥的人群也盲目地奔跑着,一如当年逃也似地逃离了家乡。然而此刻的天空是阴沉的,身边没有他那令人安心的微笑,而她依旧浑浑噩噩对缘由一无所知。

于是,Hilde被撞倒了,重重地摔在地上,一脸泥浆。她无力看着无名指上没有光泽的铁环,突然感到自己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

“Hilde是个笨蛋”她想起他时常笑着说的那句话,“Duo才是一个大笨蛋。”她趴在人群的脚下低低地骂着,泪流满面。
于2005-7-27
修改于 2005-7-28凌晨


********************************************************************


6 第三个开端

此刻的Hilde刚刚开始在一个繁华的大都市的生活,因为一个不知道为什么而开始的逃亡,她突然离开了家乡,并且失去了回去的机会。

这是一座新兴的文明都市,不同于她的家乡。这里没有山峦叠嶂,不过却也不似海边的一马平川。这里同家乡一样看不见地平线,不同的是阻隔着视线的是林立的楼宇。高楼,疯狂的夜生活,经济效益和残酷的竞争,这一切对于这个城市来说是必然的节奏,对于Hilde来说却是陌生的。这里的人总是在忙忙碌碌,匆匆地来,匆匆地走,没有什么闲情去停留片刻关系一下Hilde这样茫然的新来客。一天24小时总有车在道路上川流不息,总有人在街头熙熙攘攘,但是要找一个能停下片刻说话的人却是出奇地困难。男人们打着光鲜的领带,女人们有着迷人的裙角,城市的空气混浊而暧昧,一切的一切让Hilde有些难以适应。

然而有Duo在身边,他说“没事的”,于是Hilde就安心了。他无所不能,这点她几乎坚信不疑。

开始在大城市的生活的起步有些艰难,尤其是他们出生的那片土地正萦绕着不安的气息间接地造成着这座城市治安的不稳定和失业人口迅速地增加。有不少不好的传闻在大街小巷的报刊和人口中传播,这个国家似乎正在不安定的气氛中发酵。

对于这些传闻,Hilde颇有些害怕,她甚至因此有些害怕回想起那个生养自己的陌生的家乡。她隐隐地感觉到他们当年的逃跑与这个隐隐要发作的战乱的开端有着莫大的联系,那些令人讨厌的强盗哥哥们也许正在这个世界的尖端兴风作浪。然而星期天的干草叔叔多半已经不知所踪了,而总是座在村门口的疯婆婆一定不在人世了。那个地方与自己应该已经断了最后的联系锁,她这样对自己说。

然而尽管如此,在无人安静的夜里,Hilde却又总是忍不住在心中悄悄地回味着关于幼年残留的奇妙记忆,小心翼翼地不让周围那些对于她的家乡或恨之入骨或满是不屑的人们和怀着同样感情的自己发现自己心底隐秘的心思。

对于这些传闻,Duo似乎知道些什么,不过Hilde并不确定,因为他从不跟她提起,她也并不追问。她无条件地相信着他,同时她更相信过去的一切终究是过去了,那个也许并不光彩的家乡将不再在他们的生活中扮演任何的角色。

于是生活在继续,他们隐瞒了自己的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他们找到了固定的工作,工资不高,也不至于饿死街头。然后他们逐渐地熟悉了这座城市。再然后一个很意外的机会让他们在这个地价昂贵地出奇的地方买到了一间地点还算不错的小平房,虽然由于转过了无数手而破烂不堪不过还足够两个人栖身。于是他们脱离了租赁窄小的房屋的生活,有了自己的家。

然后有一天Duo突然跟她说“我们结婚吧”

这话仿佛是春天柳树的必然抽出的新芽一般再自然不过却年年依旧让人惊喜不已。

于是她笑得很幸福地同意了。于是他也笑得很幸福。

于是就像一个童话美妙的开端,王子和公主解除了幼年巫婆的诅咒在一座繁华美丽的充满可能的巨大的城市之中建立起自己的宫殿,他们将开始他们永远的幸福的生活。

传言不过是传言,战乱和灾难还不至于到来。至于那个遥远的记忆依稀的故乡已经跟她,Hilde的生活彻底地断绝了关系。逃亡的日子再也不会来临了,有他在身边她什么也不用当心,生活终于真正走上了它的轨道。当Hilde怀着某种神圣的情感在结婚证明上签字的时候,她坚信着这一切。

“希望我们永远像现在这样在一起”这是她当年对许愿瓶说的那句话,漂流在无际的大海上,深深地埋在她心里的最深处。

这是一个美好的开端,我们一定能有一个幸福的结局,Hilde对着无名指上的闪亮的铁环微笑着。

于 2005-7-27
修改于 2005-7-28凌晨


********************************************************************


7 所谓结局

这是一个残缺的故事,这已知的一半因为时间的久远和作者的记忆而零零散散,至于那未知的另外的一半则早就不知所踪。

所以没有所谓真相,也无需空泛的悼念。那场内战究竟是怎么回事,它是怎么开始的又是怎么结束的,这对于这个故事和故事主角们都无关紧要。而那在主角们的生命中曾路过人们最后究竟怎样了也无从而知。星期天送干草的叔叔,村口微笑的疯婆婆,凶神恶煞的强盗哥哥们,面包店的阿婆和做面包的大叔,记忆中永远明媚的村子,风华绝代中炸为了平地的城市,与世隔绝的优雅小岛,逃难的人群,蔚蓝的大海,还有所谓瓶中的誓言。他们都有他们各自完整的故事,匆匆交错,不得而终。

至于他和她,或许最终在美好的故乡重逢,王子公主即使老迈依旧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或许最终各有所终,只在冬日和煦的炉火旁模糊地回忆着关于之前那不断波折的人生;或许最终遥相地死在了不同的地方,而他们的故乡,终成为一个不真实的存在。

所谓的结局吧,又有谁能知道呢。

于是没能看到结尾的作者就这样编造出她的结局来:

“于是,最后的最后,年老的Hilde在那座陌生的城市旧日的废墟中深深地睡着了。她的身体开始腐烂,一如那在遥远的对面的家乡的Duo一般,静静地腐烂,静静地,无人关怀。

“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村庄能束缚他们原本自由的脚步,而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指环能困他们原本分离的一生,为什么他们一直在逃一直在逃最终却什么也没有逃开呢?这样的问题他们谁也没有想明白。

“答案也许该像村口的疯婆婆那样傻傻地笑着看着天空,然后说,天地如何地宽敞,我们永远在那无尽的蔚蓝的长空之下,无处可逃。”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个悲剧了,从此篇之后,为了幸福而奋斗。”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作者是这样说的。

于2005-1-23/2005-7-26
修改于 2005-7-27
2005-7-28凌晨



离线
弥尔宁宁
(mierningning)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佐
帖 数:1126
EXP:15098
 
发表时间:2005/7/28 2:55:01

一个坑出乎自己意料的填完了~撒花~

同时,慎重的弃文申明。此坑<Tears of Blood>从此废弃。不出意外将不再更新.
http://bbs.cnmsl.net/content.asp?bbsid=11&topicid=79162&scrol=1

这将成为本人伟大的第一个弃坑~泪眼~我检讨,我反省,我掩面逃走。。。.


离线
仿佛桃源故人至,原来一朝南柯梦。
(noin)
= 斑竹 =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佐
帖 数:5929
EXP:34557
 
发表时间:2005/7/28 8:49:35
精神:激励

为了幸福而奋斗,是最正确不过的选择。


离线
Socket H
(heeroyuy)
= 斑竹 =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佐
帖 数:18061
EXP:24677
 
发表时间:2005/7/28 8:53:15

弃坑…………
你不竖块牌子就不怕别人掉进去?


离线
背负怨念の龍
(965418)
所 属:OZ
等 级:准级特佐
帖 数:11459
EXP:6830
 
发表时间:2005/7/28 9:39:56

刺激疗法果然有效


离线
had
(woodring)
所 属:OZ
等 级:上级特尉
帖 数:238
EXP:4724
 
发表时间:2005/7/28 15:12:25
精神:大激励

…………………………………我居然看得一头雾水……………………5555555~~难道放假太久了理解力变差了吗…………宁宁啊你还真是擅长写悲剧…………

PS:楼上的你对宁宁的刺激还真大……………………


离线
Nakuru Akizuki
(witches5)
所 属:联邦
等 级:上尉
帖 数:216
EXP:1314
 
发表时间:2005/7/29 14:02:14
精神:激励

最终他没有成为英雄,没有成为传说,甚至没有成为军方死亡名单上的一个名字。他就这样凭空地消失了,在她的人生中。然而Duo•Maxwell已经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她生活的一个最自然的部分,他是无处不在的。


楼主写的文章是温和中蕴蓄着震慑人心的力量呀,这一段话很喜欢,
即使那个心中的人消失了,世间还能留下一个女子的深情,有时间见证。

[被 Nakuru Akizuki(witches5) 于2005-7-29 14:02:45修改]


离线
乐园里的KIBA
(YUKIKAZE)
所 属:OZ
等 级:一级特尉
帖 数:394
EXP:1218
 
发表时间:2005/7/29 22:08:50
精神:大激励

没有结局就是最好的结局!
最莫名其妙的结局才是真正的结局!

PS:挖坑不填就只有一个结局!- -+ (学习签名一万遍!)



OZ三大纪律

读书第一!
作者最大!
挖坑要填!
离线
在OZ边缘呼唤文
(operationzero)
= OZ苦吏马 =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佐
帖 数:2152
EXP:11465
 
发表时间:2005/8/4 9:03:06

其实,我喜欢第三个结局~~-。-
这文又顺带让偶想起了某人的往生花啊……(召唤WING)

(某宁:那根本就不是结局--+)


离线
弥尔宁宁
(mierningning)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佐
帖 数:1126
EXP:15098
 
发表时间:2005/8/5 2:26:31

恩恩~那个《逃》的初衷虽然是想写心目中Hilde和Duo的感觉,不过写到后来却突然兴起想尝试一下这种结构方式的效果。于是《逃》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had阿~故事的正确顺序应该是 2开端-〉4第二个开端-〉6另一个开端-〉5另一个结局-〉3第二个结局-〉1结局-〉7所谓结局。。。。。。。。貌似有点汗

然后,楼上的马~往生花啊~事实证明我们福州帮是心心相通的~而那所谓第三个结局,不就是当年的短篇“逃”的结局吗?。。。。。

Noin姐姐阿~某当心幸福的诺言会落空哦~某是出名的悲剧派,幸福无能。。。。阿阿~要尽力阿尽力,握拳。。。。。。。。

[被 弥尔宁宁(mierningning) 于2005-8-5 2:28:54修改]
[被 弥尔宁宁(mierningning) 于2005-8-5 2:29:20修改]


HP:100 | 气力:114 页码:  1

 

广告业务 | 网页制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合作

——————————————————————————————————————

Copyright (C) 2001 中国机动战士联盟MSL( http://www.cnmsl.net ) , All Rights Reserved

MSL是英文Mobile Suit League的缩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