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游客! 注册 | 登录 | 资料修改 | 用户必读 | 搜索 | 管理
奖罚日志 | 排行榜 | 精华区 | 废弃区
 Operation Zero 〖版主: R·Dorothy(FRIDAY) | 仿佛桃源故人至,原来一朝南柯梦。(noin) 〗
HP:115 | 气力:100 页码:  1
作者 主题:光明与黑暗(2)
离线 DarkMage
(HIDEYUY)
所 属:OZ
等 级:上级特尉
帖 数:331
EXP:4504
 
发表时间:2002/12/13 15:11:57


一行人离开费列卡斯城行进在附近的费列卡斯山脉,这是由第二次大灾变后形成的天然山脉,四周都环绕着茂密的森林,有许多猎人在森林里虎视耽耽的盯着那些可怜的猎物。
带头的骑士十分小心的注意着森林的情况,他温和的绿眼睛警惕的望向四周。走在后面的是游侠和法师,黑发战士断后。每一个人都安静的没有发出声音。只有一此细碎的脚步声。
他们离开费列卡斯城已经两天了,只需要一天的路程就能赶到费列卡斯山脉另一边的卢卡斯小镇。小镇已经在大灾变后渐渐的没落而成为人烟稀少的空村落,只有一些当年镇民所留下来的祭祀建筑,经过法师们修建而变为法师之塔。所以这个小镇曾因魔法而兴起。成为著名魔法之镇。可是在此后的一百年间法师受到了骑士,精灵,人类等众多的压力,因为教会害怕法师们强大的力量会对自己的统治造成威胁。充满了私心的教皇煽动人们对法师憎恶之心,终于引发了法师们和骑士团的第一次大战。在大战中,法师们在这一次大战中受到了重创。但是法师们联合起来的力量震动了全世界。人们终于屈服在这股力量之下,但是虚弱的法师们也已经再也没有力量重震自己的势力。教会得到了最大的利益,他们成功的削弱了法师与骑士团两方的势力。并且在双方的心里撒下了仇恨的种子。也使法师们在世界的各处都受到了厌恶,仇视,不受尊重的排挤情况。
特洛华在过去的几前中也曾遇到过几名法师,一起战斗过的也只有白袍法师而已。对于另两种袍色的法师还是存在很大的疑问。但是他始终保留着对眼前这位法师的态度,他的眼睛实在让他有生难忘。在这块大陆上他从来也不曾见过那般清澈的双眼。即便是完美的精灵也不曾拥有。
还有一个山头就是卢卡斯小镇,估且称它‘魔法之镇’。那位法师会选择那里的法师之塔作为自己的藏身之处是不无道理的。经过数百年的魔法沁浸,那里的每一块石头都附带上了魔法。跨进小镇的法师们可以在自己原有的基础上提升不少的法力。
当然也许在这里的法师也应该知道。骑士下意识转过头去看走在自己身后的法师,他的兜帽还是遮住了他的脸,花草香混和着生物腐臭味构成了法师身上独特的气味。他依旧走的很缓慢,一步一步靠着法仗。
凯瑟琳从精灵身旁走到法师身边。
“你好,神之眷女。”法师第一次主动的和别人打招呼,他玻璃般透明的双眼里似乎已经看透了她想所的话。嘴角滑出一个熟悉的弧度。
“我必须为我上一次的举动向你道歉,法师大人。”她说,声音平稳而威严,整个队伍从最前面的特洛华和最后面的五飞都可以听到她的话。
“这不是你的过错。”法师回答,他的声音轻柔,通常在不使法师感到不悦的情况下,法师的态度还是非常与他的同类法师相像的。
“但是,我还是要为我的举动向你道歉,这并不是在奉承你法师大人。你也可能很清楚这一次我们所寻找的小镇是被法师们称为,‘魔法故乡’的卢卡斯大法师之塔的主人。他在费列卡斯城所犯下的罪行诸神都很清楚,所以他们派遣我与你们同行。”
法师的脸上显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他第一次冷冷的望着凯瑟琳,“我会很好的完成诸神的任务。”
他堵回了原来凯瑟琳想继续说的话,牧师当然已经明白法师的已经了解自己的意图。她点了点,法师朝她行了个礼。牧师又退到了精灵身边。
“怎么了?”精灵小声的问着牧师。
“法师已经向诸神承诺了他的决心。”她压低声音。
“可是他毕竟还是个法师。”他嘲笑着说道。
“没有人会在神的面前撒谎,我们所敬爱的神会给对他撒谎的人所应有的惩罚。”她严肃又自豪的说道。
“米利亚尔特也是个法师!”精灵突然激动的起来,前面的骑士回过头来,示意交谈要小声。精灵不好意思的朝骑士点头道歉。并且把视线移到了法师身上,他想知道法师对自己刚才的话所起的反应。可是令他失望的是法师只有一贯嘲弄的笑容。
“当然。”凯瑟琳说,“他同样也是个精灵。精灵们虽然背弃了他,却不愿毁灭他。神也一样。”
“不,不一样。”精灵低吼,“我们的神明可以宽大的原谅这样一个放弃了自己种族,违背誓言的精灵。可是我们不能。我们不是神。”
“卡特尔,请你冷静一下。我明白你的感受。”越是接近那高塔,精灵心中的伤痛越是清晰。
“你不会明白,你不曾经历过那些战友倒在你身边,对,他们前一秒还在那里快乐的高歌,后一秒他们却变成了一具什么也不会的尸体。而毁灭他们的正是他们的同族,他们的血亲。精灵。被诸神宠爱的种族,最高尚完美的种族。这和那些自杀残杀的低等生物有什么区别?”
“精灵绝对不要这样污辱自己的种族。神是宠爱着我们的。他们听到你同伴的声音。所以才会召唤我们为他们安息的灵魂而战斗。”牧师的话让在前面的法师发出一声冷哼。牧师和精灵同时望向法师。
法师正转回身冷漠的看着他们。“以我现在的力量是无法战胜他的。”他说。
“天哪?法师,我请求你不要说这样的话。”牧师说。
“当然。我接受你的请求。”法师嘲弄的说。他突然划出一个冷笑,又补上了一句,“我们应该坚信胜利属于我们这一边。因为神会降福我们。”
他的话冰冷的像一把锋利的刀插进了凯瑟琳原本的笑容中。
“法师大人。”所有的人都听出他的嘲讽。骑士走回来,“我们相信你。”他简单有力的说完。又回到了队伍的最首。
法师没有看现在处于愤怒状态的牧师,他转回自己前进的方向。
走在旁边的迪奥,发现他的脸色是多么凝重,他想到了希洛的话,“以我现在的力量是无法战胜他的”希洛从来也不会说这样的话。
“希洛。”他担扰的靠近他的表兄弟。
法师听出了他语气的担心,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突然低声喃喃自语,“我……无能为力。”
迪奥因为这一句话而感到事态严重,他一直以为这一次的冒险,和从前那些冒险是一样的。只有希洛和自己在一起就能顺利过关。可是,像事态晴雨表的法师那冷漠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些担忧。



林子里突然下起大雨来,雨势来的急山路变得异常难行。
“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吧。”迪奥一边关心着身旁的法师,一边在大雨里扯开了嗓子。
“是啊,还是先找地方休息。四周全是雨声,如果发生什么我们也不易察觉。况且都已经快要接近卢卡斯了,我们也确实需要补充一下这几天来流失的体力。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精灵表示赞同迪奥的话,他现在觉得身体又重又累。雨使盔甲湿透而变重,脚下又泥泞不堪,光是花时间平衡自己都已经很困难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前行,最多也只能走过几里路。而且所耗费的体力还是两倍之多。
他们开始分头找藏之所,不久,五飞从不远处找到了一个山洞,他们一个接一个小心的从坡上下滑到那个洞里面,木头全湿了也不能燃火,一群人挤在阴湿的山洞里顿觉寒冷。
迪奥扶着法师坐在一块岩石上,湿透的长袍贴在法师瘦弱的身体上,引得他直哆嗦。
“希洛,怎么样了?你要不要紧?”迪奥从他的体温判断,他的身体非常虚弱,每一个法师都会有自己的弱点,希洛在试炼时则不知因为何种原因,只要他日后在大雨中行走都会使自己变弱。对于这点,他从来也没有对自己提过。
“该死。”法师苍白的唇里溢出一阵咒骂。他抓进自己的手臂感觉自己的力量在一点一点的流失,意识也在逐渐变弱。
“我去找点火。”看着法师的身体状况,黑发的战士黑耀石般的眼里闪过一些同情。这让法师感到羞辱,但同时没有力气的法师也希望自己的身体能尽快的暖和起来。
还有一种可能性。法师对自己说。由于靠近了卢卡斯所以自己的身体状况才会变差,‘魔法之乡’是法师们的圣地,只有真正被魔法所承认的至强的使用者才能踏上那块土地。自己也许正在受到考验,而这份考验是同他从来也没有失败过的毅力比赛。他咬紧牙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
“希洛,马上就好。”迪奥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只能在一旁不断重复简单的语句。远处的牧师在甩掉了一下水后朝他们走来。她蹲在法师面前,伸出圣洁的手轻轻碰触法师的冰凉的额头。
“不需要……”法师虚弱的说,他费力的抓住她的手移开自己的额头,“不要浪费你的祈福,牧师小姐。”他气息更弱的说,“我并不是病,而是魔法的旨意,请你收起你的好意。我需要一个人独自和它作战。为了我们今后的胜利……”他的声音越来越弱,直到最后必须靠唇形来判断。但是牧师还是听到了他的话。她走回骑士身边。
“我们需要火和热水,特洛华。”她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带着不可置疑的命令。
骑士向她行了礼,“我明白了。”他披上一件斗篷,“我尽量找一些可以生火的木头回来。”他朝牧师保证。
“希望你能抓紧时间,骑士大人。记住,神和你同在。”她说,把手轻轻的放在他的额头上。
特洛华点了点头,接受了她的赐福,随即转入滂沱的大雨中。
山洞里只剩下牧师,游侠,精灵和法师四人。法师与游侠靠住在一起,精灵与牧师则分开坐着。精灵坐在较远处的洞口,雨水甚至可以溅到他的身上。他的手还是紧紧的握住腰间的剑柄,双眼警惕的望着四周。精灵的视力是特别出色的,他可以从洞口望到山脚的小镇中央那不祥之塔的尖顶。所有一切痛苦的回忆又涌了上来,使他难以自制的想不顾一切冲下去。
靠着迪奥的法师渐渐有一点温暖,意识也稍稍稳定了下来,他不奢望自己在此时能阅读魔法师,但是他需要信息的大脑正在提醒他必须清楚的弄明白自己在下一次大战中所处的位置。
“去把精灵叫过来。迪奥。”他轻声命令道。
迪奥不解的望着他却没有开口询问,他只是明快的回答,“好的。”他把他扶好靠在岩壁上,自己走到洞口,“对不起,打扰你了。希洛说他想和你谈谈。”他对出神的精灵说。
精灵并没有回答他,温绿的眼里闪着一团火焰,紧紧的抓住了这双眼睛的灵魂。
“卡特尔……”再度轻声呼唤他的名字。精灵转回头来,从他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痛苦,很快他平静的答道。
“真抱歉。有什么事吗?”
“希洛说想和你谈谈。”他又重复了一遍。精灵把视线移到虚弱的法师身上,渐渐的影像重叠起来,法师的红袍一点点的转为黑色,玻璃般透明的双眼也突然像湖水一般的明净透蓝。所有的怒气又全部回来了。卡特尔感到理智的消失,他站起来一步步的靠近法师。
“住手,你想干什么?”凯瑟琳发现了精灵眼睛的仇恨,他泛白了指节直作响,握住剑柄的手正在加重力气。
被他提醒的迪奥也突然发现不对,他急忙上前阻止。
“精灵,你想对希洛做什么?”他急的大叫,精灵的力量在自己面前挣扎。
他是谁?卡特尔问自己,那双眼睛一直一直把自己吸进去。透明的,仿佛可以透过那双眼睛望到另一个世界般。也许那是一块透明的玻璃,也许那也是一块有色玻璃。对,那双眼睛就是有色玻璃。蓝的让天空失色,让大海赞叹的双眼。那是一双曾经让全精灵都自豪的双眼。他渐渐的放下手中的长剑,希洛的样子清晰的在自己眼前,他缓缓的退后了几步。
“对不起……法师!我……”
“让开,迪奥。”法师用尽了力气命令眼前的人。
“不,希洛,他?”
“闭嘴,快点让开。”法师气愤的低吼,他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迪奥听出了声音的嘶哑,他回过身走到法师身边。
“精灵,告诉我全部。”法师在没有了阻挡后问精灵。
卡特尔犹豫了一下,但他还是坐了下来,凯瑟琳也靠了过来,虽然没有火,但是四人围在一起,倒也觉得很温暖。
“黯精灵,你应该知道,是我们精灵所不再承认的精灵。而我们的王子,星辰咏者最得意的长子,我们精灵族的希望。现在却被惯上了这个名字。”
“我知道,米利亚尔特·匹斯克拉福特。一个非常强大的黑袍法师。”法师的眼里闪一丝兴奋,他虽然虚弱,但还是开口还应了精灵的话。
卡特尔全因他所要接下来讲的话而痛苦的拒绝回应法师的话,“他原本是一个让人无限期待的完美的领导者。我被选为陪同他一起成长的玩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这个天才,在武艺上很快就超越了精灵族所有的战士。可是他并没有向前,他迷了那可恶的魔法……”说到这时他停了下来,下意识的去看法师。
法师皱了皱眉却没有多说。
“那实在太让人可怕了,他整天沉迷在魔法中,召唤了许多魔物,精灵一族的安全受了相当大的威胁。我们的咏者命令他必须停止那些举动放弃魔法,否则就要放弃自己的身份。可是他并没有听从自己父亲的话,擅自参加了法师的试炼。当他穿上黑袍回到我们家乡时,他做出了更惊人的举动,他召唤来了魔兽杀死了自己的母亲,现在他又带走自己的妹妹……无数的战士因为要拯救我们的公主惨死在他的魔法下。我一定要杀了他。一定。”
法师看着那个坚定又略带痛苦的表情,他嘴角又嘲弄的笑起来,“他喜欢召唤魔法吗……”轻轻的低语。



骑士比战士先回来,他带带着一捆木头,“外面的雨似乎小了,法师,你觉得怎么样?”他问,一块又一块的搭好木材准备燃火。
“已经好多了。”法师说,他点了点头。火光照亮了法师消瘦的脸,这是骑士第一次看清楚他的长相,虽然比不上精灵的精致,但是清秀的五官加上他一贯的嘲弄却又是另一种感觉。
“雨势也就小了,五飞可能会带一些食物回来。”骑士继续说,他很异讶,当他回到这里时所看的景像,他们四个人围坐在一起,仿佛像很久以前就看过到的一种情景,熟悉的让自己内心感到震惊。
“今天是赶不到那里了。”精灵沮丧的说,他挪动了身体,使自己更接近火堆。
“我们需要绝对充足的休息时间。卡特尔。”骑士严肃的说。
“我知道,可是莉莉娜公主……”
“公主殿下会没事的。”特洛说,他把手平放在精灵的双肩,“相信公主殿下一定会等着我们去接她的。”
法师突然笑出声,他为自己听到这段幼稚愚蠢的对话感到好笑,他拔弄了一下火中的木材听它们发出爆裂的声音。
“法师。”牧师气愤的对着他,“你不明白大家的感受。”
“我当然不明白。”法师冷冷的回答,“我怎么可能明白你们那些愚蠢的简直无法理喻的想法。”
“你说什么。”精灵生气的涨红了脸。骑士拉住了精灵,生气的望着法师。
“希洛。”迪奥也责怪的叫他的名字,并且抱歉的向精灵他们点头。
“那位黯精灵法师为什么需要自己的妹妹?你们或许比我更清楚。”
“对,他需要莉莉娜公主身上圣洁的力量来清洗他被恶魔不断折磨的灵魂。”
“闭嘴,精灵!”法师突然大吼起来,“魔法不是邪术。你怎么会明白一个人追求力量的心情,你们这些人,骑士大人。你。”他指着特洛华,“信奉着那些该死的骑士规章,即使在危急的时候也不知道变通。而神圣的精灵你。”他又指向卡特尔,“你们族种总是以神所创造的最完美的族种自居。你们看不起人类,看不起矮人,看不起侏儒,甚至看不起你们自己种族的地下精灵。但是到头来?还不是要依靠人类的力量?”
精灵已经抵到爆发的界限,骑士虽然也被法师所指责,但还是平静的拉住了愤慨的精灵。
“对来,还有牧师小姐您。当然神宠爱您,没有人能与您相比。可是尊贵的小姐,你有没有把神的愤怒传递给了世间那些受着神怒折磨的人们?”法师继续冷笑。
“对,你们尽管看不起魔法,痛恨魔法吧。那位可怜的米利亚尔特也许就是被你们这些人所逼上了绝路。”
“法师大人难道不需要补充一下自己的体力吗?”冷冷的声音从洞口传来,黑发的战士丢下一捆柴,丢下两只野兔。
法师闭上嘴,他确实需要保存自己的力量,现在他已经可以看魔法书了,他一言不发的坐到一旁,从腰间取出魔法师,暗自己背诵着魔法。
“今天晚上就在这里过夜吧。”五飞一边处理着食物,一面对着一声不吭的众人说,他朝法师望了一眼,现在确实应该让每一个人冷静的面对自己。而不是被快要接近的战斗所感染,让仇恨蒙蔽了眼睛。


这里就是卢卡斯大法师之塔,黑暗的塔间耸入云雾,灰黑的石砌建筑,法师伸手碰触了一下大门。门轻轻的打开了。里面是无声的黑暗。
“走吧。”法师轻声的说,魔法的感应已经让他全身处在高热状态。昨日开始下的雨一直到现在没有停止,他甚至可以明白了这场雨水的意义。
他们走进去,立刻有两个白面怪物出现。
“该死。”法师一边咒骂,一边退到一边。他们从一进塔就要受到类似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他已经知道了敌人的意图。可是他无法感到他的存在,塔内的魔法实在太强大了。
精灵,骑士,游侠,战士都已经陷入了和怪物的苦战中。牧师与法师两人退在一旁。
“您应该想想办法,法师大人。”牧师对他说,他已经看到了白面怪物的手指伸在骑士面前。
法师并没有听见她的话,他的意识陷入了大片黑暗中,玻璃般透明的双眼已经闭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抓着法仗。
法仗的顶端被龙爪托起的水晶球,在黑暗里散发着红色的魔光。
“法师大人……”牧师再一次靠近他。却没有感受到回就。
“不,法师大人,请求你,快一点想想办法。”她伸手去抓他的长袍,一瞬间她的伸被白光弹开,细白的指尖流下血来。
在黑暗中的腐尸怪们闻到了鲜血的味首,急切的渴望人的的血肉。
“天哪。”骑士对不断从四周涌来的这些死灵,感到棘手。他已经可以感到体力从身体中的流失。那些砍下去死了又活的死灵们不断的在消耗自己的身体。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另三人,他们也急促的喘息着。
“希洛!!!!”已经快要顶不住的游侠突然呼唤着自己的表兄弟的名字。
法师依然没有反应,红色的长袍隐没在黑暗中,只有水晶的发出不祥的红光。
“找到了。”法师低语,他轻轻的用手按在胸前,嘴里默念着咒语。
只有一道亮光闪过他们的面前。三个奋战的人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希洛!!!”
在离开之前,他只听到迪奥绝望的叫声。
“千万不要死啊。迪奥。”他轻声的说。


这个房间应该是法师之塔的最高处,希洛从窗口飘进来的大量雨水断定。这个用于祭奠和群体施法的高塔祭坛中央是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四周圆拱形的窗户从设计来看在晴天应该可以导入阳光和月光。站在石阶上的是一个修长的身影,他身穿黑色长袍,淡金色柔美的长发披散在腰间。精灵族特有的美貌,尖尖的耳朵。他优雅的笑着,伸出的手似乎是邀请。
希洛站起身,他一步步靠近他。
“你好啊。希洛·唯。”他说,声音低沉缓慢。
“你好。”希洛冷冷的回答。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师J的学生。请与我一起来实验吧。这个世界马上就会陷入我们的魔法中。人们会明白魔法的力量。会明白他们过去的愚蠢。”他说,他让了个身,祭坛上的身影几乎让希洛屏息,那如同太阳般耀眼的金发,象牙白的雪白肌肤,没有任何可以形容的美丽。
“让我们把这位让任何失色的美丽少女献给我们伟大的黑暗之后吧。让黑暗重新降临人世。魔法再一次重振世界。”他说着,手中出现了一把精致的匕首。
“米利亚尔特,你这个蠢货。”希洛嘴边溢出一阵咒骂。黯精灵停了下来,他转过身面对法师。
希洛轻轻的念起了咒语。
米利亚尔特笑了起来,他折笑容充满了同情,他没有理会法师,继续举起刀锋,对着曾经是他妹妹的少女。
“再见,莉莉娜。”
“fireball。”希洛轻柔的咒语响起。
一阵巨大的火焰在莉莉娜和米利亚尔特之间升起,隔断了他们。
米利亚尔特露出不悦的表情,他换了位置打算再次动手。可是他的双手却被什么给粘住了。“蛛网术!!”他倒抽一口气,“你能连续同时施两个法术。看样子年轻的法师。大法师之塔确实给了你太大的力量。”露出憎恨的目光,他念了两句咒语。从蛛网中脱离出来。
希洛迅速的移动到魔法阵的中央,他紧紧的抓着法仗。
米利亚尔特举起他的手对准希洛,一阵火焰从他的指尖射出,希洛用法仗在空中划了一个圈。火焰在自己面前化为无有。
“你这个蠢货。黑暗之后只在利用你。”
“法师!”米利亚尔特露出笑容,“你很明白你的力量没有我强大。”
“闭嘴!你这个笨蛋。”希洛气愤的怒吼,他用法仗敲击了一下地面。魔法阵亮了起来。
“想利用魔法阵来杀我吗?”黯精灵冷冷的一笑,他的手突然转向天空。
在希洛面前出现了数十个死灵。他们不顾一切的冲进魔法阵。强烈的寒气使希洛喘不过气来。
“别靠近我,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嘶吼出他的喉中溢出,法仗的水晶亮着更红的光芒。正在死灵们犹豫着攻击不攻击时,他们的主人发出了最后的命令。死灵们伸出了自己没有血肉的双手扼住了年轻法师的颈。
希洛在快要窒息的痛苦中,默念着咒语。魔法阵闪出了耀眼的白光,死灵们在这阵刺眼的白光中渐渐的消失。
“安息吧。法师啊。”举起手中的匕首。希洛看着面前冲过来的米利亚尔特。刚从魔法中恢复的法师根本无法采取任何保护。只能尽量的避开要害。
匕首刺穿了他的肩膀,希洛从他灌注的魔法的匕首中感受到一股巨大的痛楚游走全身。
“再见了。”黯精灵美丽的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希洛正努力的集中精神。可是痛楚涣散了自己的神智,魔法文字一点点从记忆中消失。
匕首的锋利刀尖刺到了眼前,玻璃般透明的双眼迎接到了一片耀眼的金色。
雨声中交汇出金属撞击的声音。
美丽的精灵少女,阻档在他们之间,就像希洛的火焰拯救了她,她也付出了全力为法师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一个魔法迅速的闪过他脑海,希洛举起满是血迹的右手,对着天空念咒。一道闪电由他指尖射向天空,同时天空也降下了一道闪电,准确的击在了他的敌人面前。
受到了电击的黯精灵来不及防卫,巨大的电流击中了他的身体。
“哥哥……!!”少女的声音响在他耳边。
法师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去确认什么了,他的意识终于陷入了无限的黑暗中。



wanted to stay with you

I just wanted to feel your breath of grace

I didn′t know what to do

I couldn′t say anything

When consciousness returned

Everything had been washed away by the tide of time

even you

But the scars of memory never fade away

I can′t stop loving you

Stop my tears

Stop my loving

Kill my memories

Silent Jealousy

Don′t you leave me alone

Kill me, Love
离线
DarkMage
(HIDEYUY)
所 属:OZ
等 级:上级特尉
帖 数:331
EXP:4504
 
发表时间:2002/12/13 15:23:19

不知道不觉就写到这个份上来了……原谅我吧~~!!!我还是支持黑袍法师!

[被 Saga the Gemini (noin) 于2002-12-13 16:08:39修改]


离线
仿佛桃源故人至,原来一朝南柯梦。
(noin)
= 斑竹 =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佐
帖 数:5929
EXP:34557
 
发表时间:2002/12/13 15:38:37

我果然是讨厌魔法背景的东西,玩游戏也好看电影也好,没有一次是成功弄明白当中的内容的……555555(抱头)。

这故事真的短期内可以结束?(疑惑的目)


离线
DarkMage
(HIDEYUY)
所 属:OZ
等 级:上级特尉
帖 数:331
EXP:4504
 
发表时间:2002/12/13 15:55:21

下面引用Saga the Gemini (noin)在2002-12-13 15:38:37发表的内容:
我果然是讨厌魔法背景的东西,玩游戏也好看电影也好,没有一次是成功弄明白当中的内容的……555555(抱头)。

这故事真的短期内可以结束?(疑惑的目)



汗……没看懂吗……………………。我要去反省!




一贴签一次名好了,多了会贬价,大法师…… - -。
看不懂是我理解问题,不是作者问题……

[被 Saga the Gemini (noin) 于2002-12-13 16:13:11修改]


离线
Socket H
(heeroyuy)
= 斑竹 =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佐
帖 数:18061
EXP:24677
 
发表时间:2002/12/13 16:38:19

写的不错啊,继续期待。


离线

(bluemoon)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尉
帖 数:127
EXP:555
 
发表时间:2002/12/13 21:25:22
精神:友情

每次都那么长,我慢慢看。


离线
光和影的浪漫
(MINA)
所 属:OZ
等 级:一级特尉
帖 数:129
EXP:1713
 
发表时间:2002/12/14 9:07:58

看样子又是个N米的深坑呢……
总感觉小D当法师更帅的,现况是所有人抢镜头,D被冷在一旁呢^_b
期待更多小D的戏。

主要评价看表情。

Ps. 楼主好好填土吧,“完成”的道路还有很长……


HP:115 | 气力:100 页码:  1

 

广告业务 | 网页制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合作

——————————————————————————————————————

Copyright (C) 2001 中国机动战士联盟MSL( http://www.cnmsl.net ) , All Rights Reserved

MSL是英文Mobile Suit League的缩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