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游客! 注册 | 登录 | 资料修改 | 用户必读 | 搜索 | 管理
奖罚日志 | 排行榜 | 精华区 | 废弃区
 Operation Zero 〖版主: R·Dorothy(FRIDAY) | 仿佛桃源故人至,原来一朝南柯梦。(noin) 〗
HP:100 | 气力:110 页码:  1
作者 主题:星空_第五集
在线 爱着自我的修罗
(Hilda)
所 属:OZ
等 级:准级特佐
帖 数:1062
EXP:6876
 
发表时间:2004/10/11 21:39:49

星空_第五集

当曙光女神再次在东方升起那道绚烂的红色朝霞,一列黑色的车队已经缓缓行驶在机场到市区的高速公路上了。

回头望了一下后面的车子,萨伊多不禁摇了摇头——里面坐着的是他的几位夫人和几位女儿。

坐在他身边的一位穿着阿拉伯民族服装的白发长者问道:“她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是的。真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连累到她们。” 萨伊多叹了口气。

一切,仿佛就是一场梦境。竟然会被卷入黑社会的案件中呢,本来以为只要自己一个人包揽全部风险便行了,一直以来没有回家报平安;然而造化总是喜欢作弄人,自己最心爱的儿子卡特尔以及自己最亲密的妻子们和女儿们最终还是知道了这件事。

“你啊,”长者也叹了口气,摇着头无奈地说。“如果担心会连累她们,当初就不该告诉她们这件事;既然她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就别再追究责任了。这也不是你的错。”

“萨特叔父,一直以来,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不是自私,是固执。”这位萨特叔父坚定地摇摇头。“你已经尽力了。不让卡特尔去战斗,因为你爱他;你没有直接回家也是因为不想要把他卷入这件案件中。但是你忽略了一点,就是卡特尔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个小孩子,而且他已经向你证明了他的能力。至于你那一大家子的女人,动动脑筋还是可以摆平的。”

“他的能力……”萨伊多望着天花板做梦似的喃喃自语着。

“对。不要以为只有你能控制狼群,它是个犯罪集团,你呢?只是一个人。卡特尔也许才是那个真正能帮你的人。你儿子已经接受了一切,那么你就别在他面前摆着那一副苦瓜脸了。你敢给我的宝贝小侄孙儿压力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听到萨特叔父开玩笑式的威胁,萨伊多苦笑了一下。也许吧,至少眼下也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

坐在驾驶舱里的迪欧不禁和一直沉默地开着车的特洛瓦对视了一眼。他们明白卡特尔遗传了萨伊多的基因,该用什么方法来对待萨伊多,便想一想平常是怎么对待卡特尔的就好了。在这会儿保持沉默吧。

卡特尔和伊利亚没有去接机,这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这会儿,温拿公馆上上下下忙得不亦乐乎。“汤米,那个旗子麻烦你再挂高一点儿。安,这个花瓶再往那边挪一下。咦?卡特尔呢?”一大早,伊利亚便起身指挥大家作最后的准备。但是,还没见到卡特尔。

咚咚咚,有人敲响了书房的大门。

“请进。”卡特尔忙把电脑关掉。

门开了,是希希。“卡特尔少爷,伊利亚小姐正在到处找您呢。”

“噢,马上过去。”卡特尔冲她笑了笑。

她仍然回给他一个甜甜的微笑。但是她没有立刻离开。“卡特尔少爷,有些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吧。”卡特尔望着她。

得到允许,希希把门关上,走到他面前。“卡特尔少爷是在调查那件事吧?虽然希希并不了解,但是曾经经历过那种事,所以知道不会是件小事,估计……也和老爷有关吧?希希知道这样说非常无礼,但是如果卡特尔少爷插手,恐怕会招来更大的麻烦甚至危险吧?”

卡特尔收起微笑。“但是不想插手也已经身不由己了,也许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面对它吧。希希,谢谢你的关心,尤其是谢谢你救了我。但是,你是局外人,我不希望你也被卷进来。”

她自嘲似的淡淡地笑了笑,直接望进卡特尔那双无比通透的冰蓝色眼眸中。卡特尔没有避开她的眼神,然而,她脸上那副眼镜正在反射着从窗外射来的光线。

不多会儿,一切准备就绪,所有仆人都来到院子里列好队,马格亚纳克挑出了几名弟兄组成了一支简单的欢迎乐队。卡特尔也走了出去,和姐姐一起准备迎接父亲回家;希希自然也跟了出来加入了欢迎队列。

不久,萨伊多的车队抵达了。

走下车,深深呼吸了一口含着淡淡海水味道的空气,萨伊多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高挑纤细的身影。曾经稚嫩而柔弱的孩子,如今已经长大成人了……

卡特尔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用说有多熟悉,不用说有多怀念,何曾想过,本以为从此相隔阴阳,而此刻……

两人对视着,谁都没说一句话。有什么话可说呢?因为要说的太多了,从何说起?是喜是悲?总之,五味错综复杂,难以启齿,只能四目相撞,用眼神来来诉说一切,思念,激动,怜爱,一切的一切。

最终,这种沉默还是被打破了,萨伊多上前慈爱地抚摸着这个已经和自己一样高大的小伙子的头,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父亲……欢迎回家……”

“孩子,委屈你了。”

所有人都鼓掌表示庆贺。站在队列里的希希微微笑着,却不像平常一样甜。就在她抬头的一瞬间,被迪欧那双深邃如海洋的明眸深深吸引住,两人再次四目相撞。

老爷和少爷重聚,还带来了来自殖民地的大小姐奥弗拉以及几位夫人和小姐,那么所有的下人便撤离,由得这一家子单独叙旧情了。

希希独自走在长廊里,看见长廊旁边盛开的红玫瑰如火焰般灿烂,便不禁伸出右手去摸了一下,却不小心让那硬刺勾了一下食指。

“嘶。”身后响起了一点儿动静。回过头,迪欧就站在那里,好奇地搓着右手的食指,食指在隐隐作痛。

当他看到了她,便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她向他也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这花好漂亮。”迪欧笑着走过去。

“只可惜带刺。”希希轻轻说着。

“带刺也是一种魅力啊。”迪欧仍然笑着说。“我们……在哪里见过面吗?”

“上一次您来拜访卡特尔少爷的时候。”希希推了一下眼镜,镜片的反光挡住了她天蓝色的眼眸。

“是吗?但是……好像很久以前就已经见过面了。你叫什么名字?”

“希希。”

“姓什么?”

“我是孤儿……没有姓氏……”在这么回答时,希希有些犹豫。

“啊,”迪欧抬头望着蓝天,说。“我也是孤儿。我们算是同病相怜了。但是你为什么要来给卡特尔当侍女呢?我是说,感觉你还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您怎么知道呢?”希希微笑着摇了摇头。“啊,我要去干活了。对不起。”

迪欧笑着耸耸肩,目送着她消失在长廊的尽头。说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从她的眼神里能看到一种特别,说不上是什么,但是感觉……久违的怀念,仿佛已经历了世纪之遥。

花样滑冰世界锦标赛早已拉开帷幕,几个日夜便在这纯洁无瑕的冰块上飞快地滑过了。然而,这冰块却失去了往日经营通透的光彩。星光曾经灿烂,如今却只剩下往昔的记忆,犹如划破夜空的流星,绚丽迷人却无法挽回。

“最后一位选手,来自L5殖民地的龙雨歇。自选曲目,钢琴曲《星空》……”体育频道的主持人对着麦克风向全世界宣布着。

灯灭了,只有一道圆形的追光灯打在身上,周围的黑暗中撒落无数星星般的灯光。那是深邃无边的星空。站在光滑的冰面上,萧恩自言自语地祈祷着:“看着吧……大哥,您的成名曲也将是我的成名曲。姐姐,快回家吧……”祈祷完毕深呼吸一口,摆好姿势,钢琴那悠扬清脆的音符便乘着空气向世界每一个角落飘散开来。萧恩轻快地滑行在冰面上,犹如一只展翅翱翔的鸟儿,无拘无束,在那永无止境的星空中画出永无止境的梦幻……

四分多钟的自由滑,四分多钟的梦幻,在那刺目的灯光中和雷鸣的掌声中幻灭了。萧恩向观众和裁判挥手致意离开冰池,一边收集着冰迷们扔下来的鲜花和礼物,一边向选手席上滑去,不远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正在向他招手。

卡由拉!心里兴奋地说着,萧恩如坐针毡地等待着裁判宣布成绩,成绩位居第二。有些遗憾,但是见到了卡由拉就比什么都强了,好不容易过了颁奖仪式便急急忙忙脱掉冰刀,百米冲刺似的蹦到那个角落里。

“卡由拉!你怎么来了?啊!小丹?叔叔抱抱!”非常意外,但是更多的是开心。大嫂和三岁的小侄子来看自己的表演了!

“你进步多了。”卡由拉微笑着。

“咳!还是个银牌,下一次一定要拿到金牌才行!幸好姐姐不在这里……”萧恩兴冲冲地炫耀着胸前那枚银闪闪的奖牌,但是在说道后面那一句的时候有些犹豫了。

“她一定在看你的比赛。”卡由拉安慰着他。

这时,萧恩身后走过来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个礼品盒,那是教练叶鹰:“呵呵,卡由拉,你和小丹也来了?萧恩,你舞月姐姐给你寄来的。”

“啊?”萧恩忙接过礼品盒,迫不及待地打开,里面躺着一双闪闪发光的冰刀。

听说姐姐在纽约。但是……礼品盒却是在旧金山当地的邮局寄出的。那么,姐姐在旧金山?但是却没有见到她……还是她不愿意来?总之,比赛已经告一段落了,接下来有一段时间的假期——不想回到学校里,所以向叶鹰教练找了个借口,陪卡由拉和小丹到纽约去,他们母子俩准备在纽约生活——反正叶鹰教练也对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纽约国际航空港,每天负荷着上百架航班的吞吐量,这一段时间负荷更加重了。一个名为“火星计划”的研讨会即将在纽约开幕,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云集于此,与此同时,地球统一国家外务副官莉莉娜·达里安小姐也将出席。然而,直至今日,仍然没见到她大小姐的踪影,即使那些记者狗仔队千方百计向机场方面寻求信息,机场就是偏偏不买账,没有透露任何消息。

希罗走进航空港接机大厅,远远看到一位黑色长发、戴着墨镜的少女由一位中年妇人和一位白胡子老人陪伴着走出闸门,身后跟着金色长发的男青年,杰古斯·马齐斯,少女的哥哥。

少女走到他面前,稍稍压低墨镜,完全不顾杰古斯是否高兴她这样做,便和希罗拥抱在了一起:“希罗,好久不见了。”

车子开上高速公路,直奔东郊的凯桑德拉别墅基地。到了基地,少女在希罗安排给她的房间里卸下了行李,然后坐在柔软的床上,一把扯下头上的黑色长发,散落出棕黄色的长长秀发。

诺因向她递出一杯水。“莉莉娜,你和夫人就住在这里,帕刚先生和我们会安排好一切的。”

“那么,就要给你们添麻烦了。”这位少女,莉莉娜,接过水向她道谢,视线落在门口的希罗的身上。

希罗脸上仍然毫无表情。他一点儿也没变,她其实也一点儿也没变。

“那么,你们俩聊吧。我去准备晚餐。”说着,诺因便离开了。

诺因离开后,莉莉娜从床上站起来,仍然不懂忌讳地直视着希罗的双眸。“其实,没必要这么煞费苦心地安排这一切,我并不害怕。”

“但是这是我们的责任。”希罗正面迎接了她的视线。“给你寄恐吓信的人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说到这个,他不禁回想起那天和玉兔的通话,玉兔给他的情报就是莉莉娜成为了狼群的目标。据她的消息,恐吓信虽然不是狼群的惯用手法,但是却不可以掉以轻心,天知道汤马斯这个现任大头目的心里是怎么想的,目前,就是玉兔自己也搞不懂此人。

“只是你们的责任吗?”莉莉娜走到他面前,她蓝绿的双眸紧紧抓住他苍蓝的双眸。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对视了,却仍然没有忘记这种直视的感觉。曾经,便仿佛只在昨天,一切历历在目,此刻如此鲜活如初。

接着,两人一起低下了头,然后,希罗转身离开。就在他刚打开门,就发现杰古斯正站在门外。杰古斯只是望了他一眼,便走开了,什么也没说……

透过敞开的窗帘,天空中夜晚拉下深蓝色的幕布,月亮只剩下一弯银钩,而蓝丝绒般的夜空成为了繁星的舞台。屋顶上有一道柔和的白色。卡特尔顺着窗口爬上屋顶。

那是希希坐在屋顶对着夜空发呆。

“啊,卡特尔少爷,这么晚了还没睡吗?”希希看见是卡特尔,忙把手中的一个小东西藏进睡袍里面。

“嗯,今晚的星空很美,所以上来看看。”卡特尔笑了笑。但是希希刚才的举动令他感觉有些奇怪,看不清那是什么,只是好像有一点银光一闪而过。但是既然希希有意隐藏,便不好追问了。然而,再仔细打量一下,脱掉眼镜的她,尤其是她的侧脸,如此优美;洁白细腻的皮肤配上雪白的拖地睡袍,更如出水芙蓉般纯洁无瑕。

这样一看,卡特尔觉得非常失礼。就在这一瞬间,随着海风轻抚着她柔软的金发,她的左耳上仿佛有两点闪光若隐若现。

希希也看了他一眼,慢慢躺下:“小时候,晚上在星空之下睡觉,感觉……就像一场梦境……”

“梦境吗?说的是,从小就听了很多关于星座的传说,曾经还有过想要做故事里的英雄人物。”卡特尔也躺下,仰望着天空中点点星光。但是,过去的一切美好以及悲哀,此刻也许不会再重来……

一切被吞噬在黑暗之中,看不到任何光线。迪欧揉揉眼睛,向四周又看了看,这才发现头顶上点点星光——不,好像是满天的繁星。那么这里是哪里?想要向前迈进一步,双腿却无论如何也不听使唤。正急着想要寻求援助,眼前浮现出一道柔和的白色,仿佛一个人影,却看不清面容;而耳畔不知何时,仿佛从遥远的国度,飘来一丝叮叮咚咚的音符,像是钢琴,但更像小提琴——仿佛为那个人所演奏。旋律如此熟悉却无法回想起来。卡特尔吗?但是感觉不像。

琴音越来越近,仿佛就在耳边,然而如此动听如此凄婉;音符中仿佛夹杂着一个清脆的欢笑声,那人影张开双臂旋转了起来,感觉却像个快乐的小姑娘,笑声便由她发出。笑声如此怀念却无法回想起来。希尔德吗?但是感觉不像。再仔细看看,人影更加朦胧缥缈。

琴音逐渐变得高亢嘹亮,就在旋律到达顶峰时,轰的一声晴天列缺——弦断了?不,感觉更像什么落地开花……爆炸声!随着这一声巨响,小姑娘的笑声突然变成了尖锐的惨叫声:
“啊——!”

猛地睁开眼睛,不停喘息着,直到过了好一会儿缓过神来才发现周围还是一片漆黑,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这里是卡特尔的家里,自己正坐在宽敞卧室里的大床上——因为行动计划有变动,所以和特洛瓦一起搬进了卡特尔的家里。

一切原来只是一个梦……

迪欧揉着额头走下床,来到窗边的桌子边打了一杯水喝下去。然而……刚才的梦境……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感觉如此真实……

当他把水杯放下抬起头,透过窗户,外面是一片闪烁着钻石般光彩的星空,寂静,深邃……

———to be continued———

[被 碧兔·希(Hilda) 于2004-10-12 9:12:54修改]
[被 希(Hilda) 于2005-1-28 10:29:33修改]
[被 希(Hilda) 于2005-6-21 15:59:44修改]
[被 Hakuna Matata(Hilda) 于2005-7-8 22:17:25修改]


Now the kid I used to be is here again to take my control
And the kid you uesd to be is asking me where is my fearless soul
It´s alright, somehow I´ll find the treasure we were looking for
离线
WE WERE SOLDIERS
(tank)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佐
帖 数:523
EXP:12377
 
发表时间:2004/10/11 23:24:12
精神:大激励


光读那段七绝就觉得打开这个帖子已经值回本票,想不到希还能够有这一手,佩服一个先 ^_^

文文中出现了许多新人物,要先琢磨琢磨一下,架空原创文的创作和整理确实是件不容易的是事情

希算是这段时间来文章量产比较高的作者,值得激励激励一下 :)


小马记得回来收文啊,看见小希这么努力,自己也加个劲才行(握紧拳头)


离线
在OZ边缘呼唤文
(operationzero)
= OZ苦吏马 =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佐
帖 数:2152
EXP:11465
 
发表时间:2004/10/12 1:33:52
精神:大激励

感觉OZ众的文无论是排版还是风格都比较接近哦,难道相处久后都被同化了?
(众:是你的感觉有问题才对!-_-+)
HILDA无论是图还是文,已经成为OZ目前速度产量双快的NO.1了!大家要像她学习啊!喊口号ING~~~(被踢飞)

PS:每次看到"希希"的名字时,总想起了某人笔下的"某小希"(某人,别以为你偷偷把文章拿掉OZ众就不知道你还有这个坑没填完!)


离线
背负怨念の龍
(965418)
所 属:OZ
等 级:准级特佐
帖 数:11459
EXP:6830
 
发表时间:2004/10/12 10:15:19

楼主真努力呀……好孩子加油哦,能像你这样图文能进行量产的不多了。。。。。。


离线
张江是很遥远的地方,前台是很琐碎的工作
(huoye)
所 属:OZ
等 级:二级特尉
帖 数:167
EXP:653
 
发表时间:2004/10/13 12:45:49

楼主要保重身体啊!别熬的太晚。
文好长,现在钻在F1论坛里,还没心思看,先搬回去慢慢体验吧!
看了个结尾……不会要死人了吧?
鼓励啊!

PS:该死的,我要贴签名照为什么老贴不上去??????

[被 舞影(huoye) 于2004-10-13 13:14:40修改]


在线
爱着自我的修罗
(Hilda)
所 属:OZ
等 级:准级特佐
帖 数:1062
EXP:6876
 
发表时间:2004/10/13 15:56:09

^^

希希 = Sissy , 大约十九世纪左右德国巴伐利亚的一位公主 (参看德国影片《希希公主》)

回楼上的:回到钟爱的死神身边,也许也是一种浪漫;然而,浪漫永远只属于活着 的人 ^^


HP:100 | 气力:110 页码:  1

 

广告业务 | 网页制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合作

——————————————————————————————————————

Copyright (C) 2001 中国机动战士联盟MSL( http://www.cnmsl.net ) , All Rights Reserved

MSL是英文Mobile Suit League的缩写